台湾劳动党介绍

向下

台湾劳动党介绍

帖子 由 可塑品 于 周六 七月 09, 2011 4:04 pm

台湾劳动党介绍

2009年12月5日,是台湾劳动党20年党史上值得特别铭记的一日。这支台湾最“红”最“统”的政治力量经过20年的积累,终于第一次在台湾议会选举中获得成功,其中央委员高伟凯以“工人不大,团结最大”为竞选口号,以4736票成功当选第17届新竹县县议员。
  成立于1989年3月,以社会主义为信仰,以劳工阶级为主要对象,以黄星绿地满天红为党旗,力主两岸和解和平统一的劳动党在台湾岛内几乎就是***的化身。在20年苦心经营的历程中,这支被台湾统左派(坚持左翼立场的统派)视为核心政治力量的政党,在“社会主义”与“两岸统一”两面大旗之下,熬过了备感孤独的艰难岁月,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高伟凯获选县议员便是积极的信号。
  台湾目前有150余个合法注册的政党,但绝大多数都是有名无实的泡沫党。但在一直长期活动,且有一定社会知名度和影响力的政党中,劳动党却是最为特殊的一个。
  据劳动党中央委员、创党党员汪立峡介绍,劳动党目前有积极党员3000余人,核心党员500余人,领取报酬的党干党工共计52人。其党员构成,主要包括1950年代台湾白色恐怖时期被捕的左翼老政治犯和家人,1987年解严前后开始到今天一直参与劳工运动的工人及领袖,以及一批支持统一的左翼知识分子。创党时,核心干部曾考虑起名台湾***,但鉴于当时解严不久,***思潮仍很普遍,遂定名为劳动党。值得注意的是,劳动党3000余名积极党员中,台湾本省籍的劳工阶级占多数。
  在创党初期,劳动党主要投身于台湾工运。随着劳工立法逐步完善,台湾劳工维权的阶段性目标实现,工运开始转入低潮。劳动党逐步将工作重点调整为反独促统。2000年民进党成为执政党之后,劳动党内部曾经出现危机。汪立峡说,当时党内曾有人提出解散,因为通过***党纲的民进党获得政权,促统工作愈发艰难,部分同志产生消极情绪,但经过讨论与协商,度过危机后的劳动党重新振作起来。
  在过去20年的历史中,劳动党周围亦有多家统派组织与其并肩战斗。成立于1988年的中国统一联盟一直站在打击***促进统一的最前线,其前任主席、淡江大学中文系教授吕正惠对记者说:“统联内部意见不太一样,既有左派,又有右派,但统一诉求是共同的。”起步于1976年的《夏潮》杂志后于1986年正式成立的夏潮联合会,目前集中于青年学生的促统工作。著名统派作家陈映真创办的人间出版社,则专注于两岸的文化出版和交流。
  除党费外,劳动党的活动经费主要依靠白色恐怖幸存者、老政治犯及其家属的捐赠。劳动党内有左翼政治犯及家属近千人,其中部分老政治犯出狱后,或因家族事业或因自主创业具有较好的经济实力,而对劳动党给予大力资助,汪立峡说,自称为“老同学”的老政治犯,是劳动党幕后最核心最坚定的支持力量。
  曾有台湾独派人士质疑劳动党暗中接受中国***经费支持,汪立峡说:“你要想一想,北京和我们有没有那么傻?不管民进党也好,***也好,他们的情治单位肯定全天盯着我们的经费问题,北京会做这个傻事吗?我们会做这个傻事?我们会让他们抓住这个辫子吗?除非我们有本事让他们抓不到辫子,但我们没这个本事。”谈及与中国***的关系,汪立峡说,中共曾表示,台湾内部的事务他们自己处理,中共不会插手,但中共将劳动党视为友党和同志。
  劳动党现任党主席吴荣元1949年生于台南,1972年就读台南成功大学时,接触到《资本论》等马克思主义的经典,遂与同学数人秘密筹组成功大学***,并自制五星红旗、印刷《***宣言》,事发之后,先后被判死刑与无期徒刑,1975年因蒋介石过世遇特赦,减刑为15年,1986年出狱,投身台湾劳工运动持续至今。200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60周年国庆阅兵,吴荣元曾与中国统一联盟现任主席纪欣等6位台湾同胞一起,在国台办主任王毅陪同下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阅兵式。
  为了更深入了解劳动党的历史和未来,本刊记者特别访问了吴荣元先生。
  
  背负历史的十字架
  《南风窗》:吴主席,20年来劳动党的路线方针是否有一些阶段性的调整?
  吴荣元:我们总的路线是两个。第一就是反独促统。从台湾整体前途来讲,两岸关系是台湾社会的主要矛盾。这20年我们一直背着历史的十字架,站在反独斗争的前线,这是政治上主要的战线。另外一个,就是以工人运动为主的社会运动。最近这些年,我们也开始关注新生的台湾弱势阶层问题,大陆配偶的问题。但主要的社运战线还是劳工运动,面对劳资矛盾,个别的、集体的都有。
  《南风窗》:该如何理解台湾统左派所背负的“历史的十字架”?
  吴荣元:我们是从日据时代延续下来左翼的统一路线和爱国主义的传统,是台湾1950年代那批在战后加入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左翼政治犯将火种延续下来。1980年代前,台湾各种社会矛盾激化,社会运动并起,有了《夏潮》这样的左翼杂志,统左派仓促成军。
  仓促成军之后,我们又立刻碰到台湾社会一个主要的新生力量,在台湾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跟***官僚资产阶级集团对立的台湾本土资产阶级,他们的力量非常强。1970年代台湾资本主义发展很快,对照于***对政权和关键产业的垄断,台湾本土资产阶级出现强烈反弹是必然的。而1971年因为联合国席位被取代,台湾的资产阶级整个恐慌起来,认为不独立不行了,因为美国还很强势,就要依靠美国,跟大陆彻底分隔。
  我们统左派本来体质就弱,因为台湾在白色恐怖镇压之下,没有左翼的社会基础了,一出土就先天不良,后天失调;出土后又碰到一个强势的资产阶级民主运动,所以我说背负十字架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前提之下背负的,但我们有坚定的理念,还有对历史的认同,所以才坚持到现在。
  《南风窗》:劳动党以及其他的统左团体,是否面临后备人才储备不足的问题?
  吴荣元:我们这20年发展面临的问题确实很多。台湾统左派的组织就干部的培育来说,都不是很理想。但在统一战线的架构下,彼此人力的支持和参与很多。
  在民进党执政的8年里,台湾的自主工会运动的成果被民进党收割了。因为整个反对***的社会运动过程中,民进党是政治性的主导力量,民进党执政后,又有资源,一下变成大磁场把各种社会运动都吸纳了,特别是工运,譬如台湾产业总工会就被纳入体制内。我们这些年,像高伟凯都算比较年轻的干部。
  从运动的发展来看,民众中的积极分子就是我们的储备干部。现在我们的点主要集中在台北,要拓展,建立线,然后构成面。过去一年多,为了迎接两岸的新局面,我们以两岸和平发展论坛备会的名义办了很多次活动,广结善缘,让台湾各方面对于两岸和平有认同的人士都能共襄盛举。目前客观环境相当有力,预计今年三四月论坛就要推动成立。

可塑品

帖子数 : 81
注册日期 : 11-06-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