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中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

向下

转型中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三 七月 27, 2011 1:14 am

转型中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



关注理由:在金融危机余威未散、欧洲传统福利国家改革遭遇重重困难的背景下,这一20世纪颇有影响力的主流意识形态正面临新的困境。

  主要观点:社会民主主义也被称为“民主社会主义”,是当今世界各国、尤其是欧洲社会民主党(包括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工党等组织)的意识形态。其主要思想和政治主张包括:(1)坚持自由、平等、团结、互助的基本价值观念,更为强调社会的公平。(2)主张国家对经济和社会事务的必要干预,为此,社会民主党一度以国有化和社会化作为主要的政策目标,并普遍接受凯恩斯主义政策方式。(3)主张基于普遍权利的社会福利制度,欧洲战后福利国家的发展深深打上了社会民主主义的烙印。(4)强调社会团结和合作,主张通过法律和其他政治方式对市场经济中的劳动关系做必要的限制。(5)加强国际和平和合作是社会党国际的一贯国际政治主张。

  影响:中国知识界在20世纪80年代前对社会民主主义一直持批判态度,此后的态度更为多样化,出现了更多的对社会民主主义的客观介绍,如对瑞典模式等问题的关注。90年代的“第三条道路”一度也在中国引起对社会民主主义的强烈兴趣。近年来,围绕着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一些经济和社会现象,社会民主主义再度成为理论热点。

  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具有多层面意义的思想和政治运动,也就是说它既是一种思想意识,也是一种政治运动。作为一种政治运动,社会民主主义是与社会民主党(包括社会党、工人党和社会民主党)的政治活动联系在一起的。而社会民主党人用以表示自己信念和政治纲领的价值体系就是人们所说的作为一种思想运动的社会民主主义。因此,现实生活中人们常常把它视为这两者的结合,即遵循社会民主主义价值观的社会民主党人的政治实践。也正因为如此,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变化的概念,是随着社会民主党的政治实践变化而变化的。

  围绕如何取得政权,社会民主主义分裂为两条道路

  早期的社会民主主义(即第二国际时期)实际上是社会主义的同义语,作为第二国际成员的各个社会主义党派共同认可的目标是消灭私有制和消灭剥削,许多社会民主党也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但作为一种政治实践,围绕着如何取得政权,第二国际内部的社会民主党中间存在很大分歧。这种分歧后来演变成了两条道路的分裂,即由欧洲大多数社会民主党所接受的改良主义道路和以俄国十月革命为代表的革命道路之间的分裂。社会民主党人主张用和平的、渐进的方式,即通过生产资料的社会化,由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也是20世纪20年代接受改良主义道路的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的基本政治主张。可是,当欧洲各国社会民主党真正作为既定政治秩序中一支重要力量开始参与执政时,它们发现自己所宣称的纲领和政策目标与其现实的政治需求之间存在很大的矛盾,尤其是作为其纲领目标所追求的根本性社会改革即生产资料的社会化限制了它作为一支稳定的执政力量的现实需求。

  二战后,欧洲各国社会党经历了第二次转型

  面对战后的冷战背景,欧洲民主党寻求在传统自由资本主义和苏联集权的共产主义之间的“第三条道路”,这就是由1951年社会党国际所表达的“民主社会主义”。这种“民主社会主义”明确表示奉行一种多元主义的世界观,即不论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还是其他宗教或人道主义原则,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即建立一个社会公正、生活美好、自由与世界和平的制度。这样一种多元主义价值观的最典型表示就是德国歌德斯堡纲领所提出的自由、公正和团结。这也是迄今为止社会民主主义价值观的基本表示。它实质上体现了社会主义与自由主义思想的一种结合。通过这样一种中立的世界观,社会党国际将不同倾向的政党纳入到其体系中,各国社会党也由此致力于从一个传统的阶级党(工人阶级政党)向一支稳定执政力量的“人民党”的转变。与之相应,作为一种政治实践,社会民主党淡化了自己传统的生产资料社会化的目标,转而致力于通过凯恩斯主义的政策方式营建福利国家。通过这次转型,社会民主党不仅成为欧洲最主要的稳定执政力量,同时也为战后各福利国家的发展打上了自己的烙印。可是,如果按照传统的社会民主主义的目标来理解,这种改革离传统目标越来越远,因为它是承认在资本主义的民主制框架下进行以社会平等为目标的社会改革为特点的。因此,这种“民主社会主义”带有了更大的伦理性质,更为强调社会主义的道德价值而非经济制度的意义。

  面对新自由主义的冲击,社会民主主义开始了痛苦的转型

  20世纪70年代以后,伴随全球化的新发展和传统福利国家积累弊端的日益暴露,新自由主义强势崛起,社会民主党则普遍进入了一个政治上的暗淡时期,它显示了社会民主主义政治原则的危机。当代英国著名的自由主义者拉尔夫·达仁道夫以“社会民主主义世纪的终结”来表示这种社会民主主义的危机。尽管这一说法引起了社会民主党人的强烈反应,但接连的政治失利促使了社会民主党开始了一次新的痛苦转型。在思想意识方面,它主要表现为与传统社会主义目标的进一步脱离。面对现实社会主义失败的压力,社会民主党人的现代化者主张放弃“民主社会主义”而接受“社会民主”意义上的“社会民主主义”,实际上是明确接受了资本主义是唯一的选择,即便所放弃的“社会主义”目标只是一种道德或象征意义上的,如英国工党修改党章第四条。它表示了社会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的进一步结合。在政治和政策方面,这一在社会民主主义的“现代化”旗帜下进行的转型事实上放弃了带有显著国家干预主义特征的传统社会民主主义模式:在政治和政策手段方面实行更多的国家权力下放和利用市场机制,在突出机会平等的口号下推进减少福利依赖的社会福利改革;而在党的基础和组织方面推进中间化的改革,淡化自己的工人阶级色彩,寻求日益广大的、多元的中间群体的支持。这一转型一度收到了良好的政治效果,尤其是在1990年代中后期一度出现社会民主党在欧盟15个成员国中的13个国家社会民主党(社会党以及工党)领导执政或参与执政的盛况。在此背景下,以布莱尔为代表的打出了“第三条道路”的旗帜,并将其标榜为“新世纪的新政治”。

  但社会民主主义的转型以及“第三条道路”在中左翼阵营中引起广泛争议。社会民主主义阵营内部更为传统的力量指责它对新自由主义作出了过多的妥协,淡化或事实上放弃了社会民主主义的传统目标。而其他更为激进的左翼力量则直接表示社会民主党已经新自由主义化。这种争议还造成了一些社会民主党的分裂迹象,最为突出的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前总书记拉方丹在与施罗德领导的现代化力量分道扬镳后,与左翼政党民社党(PDS)联合组成了左翼党。

  金融危机与福利国家的困难改革使社会民主主义力量陷入尴尬状态

  理论上,对于以强调国家控制和社会公平为特征的社会民主主义来说,这本应是展示自己价值的一个机会。可事实上,金融危机却令转型中的社会民主主义失去了方向。正因为如此,在对新自由主义方式的普遍质疑声中,欧洲社会民主党事实上承担了连带责任。更为痛苦的是,一度被认为是“成功”的转型现在却面临一种尴尬的选择。社会党人表示,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和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不在于新自由主义或极端左派,而在于社会民主。问题在于这种社会民主究竟代表了一种什么样的政治方式?从长期来看,回到传统的国家主义道路显然不是一种现实的选择。一些社会民主党人提出要将社会民主的控制战略在欧盟以及全球层次上展开,而这种控制战略的核心是重新利用凯恩斯主义的需求和投资战略。可是,虽然严重的经济危机表明在新的全球化时代依然需要对无序的市场进行有效的调控,但在目前全球化的竞争环境没有根本性改变、欧洲传统福利国家的改革依然困难重重的背景下,在国家政策层面上简单回到传统的国家干预主义控制道路并不是一种理想的选择,而要把这种国家层次上的控制手段运用到国际层次上,恐怕更非简单之事。社会民主党在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的失利和近年来法国社会党、德国社会民主党和英国工党接连失利都表明了社会民主主义的困境。

  实用主义的改良政治是社会民主党的最大的政治特色。比之于一些僵化的极端左翼政治力量,社会民主党人的这种实用主义的立场无疑为其赢得了更大的政治空间。可是,这并不意味这种实用主义的政治改良内含的矛盾的消失。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第三条道路”实际上就是试图对此作出一个新的解释。可迄今为止所显示出的趋势仍主要是在价值观念上更多体现出向自由主义的回归,而在政治议程方面更多表示了对新自由主义的政治主张的妥协。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社会民主党人的困境表明,作为一种激进主义的政治代表,如果不能够提供一种取代自由主义或保守主义的替代性方案,其作为一种稳定执政力量的合法性也会受到怀疑。

  总之,社会民主主义是一个多层面的历史的概念,涉及不同的历史背景和政治内容,不能把它视为一种既定不变的思想体系或政治运动。对于我们来说,不能简单从一个层面来理解社会民主主义或判断其价值, 而应该从它在不同历史时期所面临的不同问题、它所提供的政治解决手段及其效果中分析其现实的意义。 (作者为中央编译局研究员)


  观点辨析

  ※ 社会民主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根本区别何在

  社会民主主义或民主社会主义同科学社会主义,是两个不同的思想体系,区别表现在对马克思主义、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不同态度上。在对马克思主义的态度上,科学社会主义坚定不移地把马克思主义当作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社会民主主义却由早期的信奉到抛弃,在理论上以马克思主义自诩,再变为在二战以后把世界观中立、指导思想多元化奉为思想纲领。在对资本主义的态度上,科学社会主义认为社会主义代替资本主义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社会民主主义却以资本主义病床边的医生自居,把无产阶级争取社会主义的斗争完全局限在资本主义的框框里。在对社会主义的态度上,科学社会主义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和现实的实践探索,不断深化对社会主义的认识,社会民主主义却不再把社会主义视为制度、目标,而把社会主义视为对资本主义不断调整实现平等、互助的价值,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无可取代。

  ——徐崇温《社会民主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历史、理论和现状》

  ※ 社会民主主义是否已被新自由主义化

  社会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重新融合,不应简单化地说成是社会民主主义被新自由主义化了。从发展趋势上看,社会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确实存在着“趋同”现象,但这种“趋同”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社会民主主义以“第三条道路”为标志的转型,是一个以伯恩施坦修正主义为开端的历史进程的延续。这次转型的实质是社会民主主义与自由主义重新结合,以便对全球化和社会条件的重大变化作出回应。但是这种重新结合并不意味着社会民主主义被新自由主义化。至少到目前为止,社会民主主义仍继续坚持其民主、自由、公正、互助和国际主义等基本价值,仍然首先关注公正、相互责任、社会团结等中左政治目标。只是在追求这些目标的过程中,它主张进行改革和创新,提出了“新经济”、“新福利”、“新治理”、“新政治”等口号。此外,这次转型的过程仍在继续,所谓“第三条道路”仍未定型,它最终将导向何方?我们只能冷静观察、拭目以待。

  ——王学东 曹军《第三条道路与社会民主主义的转型》

  ※ 社会民主主义会否成为最后的赢家

  作为20世纪影响颇大的一种社会思想,社会民主主义其实是试图走出一条既不同于社会主义,又不同于自由主义的“第三条道路”:既要社会主义的好处,也要自由主义的好处;既要避免社会主义的弊端与缺点,也要避免自由主义的弊端与缺点。在社会转型过程中,任何再高明的社会政策与方案都会有失误与错误之处,更何况是本来就并非十全十美的自由主义社会方案与策略,因此,在新一轮思想观念的竞争中,由于社会主义思想只能充当批评者或监护人的角色而对于社会实际运作贡献不大,其在社会上的影响必然大打折扣;而自由主义由于肩负着社会转型的实际操作而不堪其累,这种实际承担的社会角色必然使其屡屡犯过;这样看来,社会民主主义可能在思想领域会最终是“赢家”;但应提醒的是,这种“赢家”仅只是思想意义上的,它千万不能用其思想理念代替实际操作,否则到头来,它也可能成为“输家”。

  ——胡伟希《20世纪中国三大社会思潮及转型》

  资料链接
  社会民主主义如何在政策层面影响瑞典模式

  社会民主党的执政理念强调自由、公正、互助的价值观,在以此为哲学基础的执政理念指导下,国家福利制度和福利国家的发展具有以下几个特点:强调平等的生活机会和全面的社会保障;强调国家对经济生活干预的必要性;强调建立人道的理想社会。目前为止,社会民主主义实行得最好的国家是瑞典。瑞典以高福利享誉世界,为国民提供了收入保障、医疗、教育、住房等福利,涉及到老年、残疾、儿童、妇女、贫困家庭等不同群体,主要包括以下主要项目:(1)社会救助、(2)国民基本年金、(3)国民附加年金、(4)国民健康保险、(5)失业保险、(6)工伤事故保险、(7)儿童补助、(Cool培训补助、(9)子女抚养贷款、(10)老年福利、(11)房租补贴、(12)带薪假期、(13)免费教育。

  “福利国家的橱窗”:最慷慨也最发达的普享型养老金体系

  瑞典的老年人养老金制度有很强的全民性,其养老金计划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全民基本养老金,每个年满65岁的瑞典公民都可以领取金额相同的全民基本养老金,与其以前的工作收入多少无关,目的在于满足每个老年人的基本生活保障。养老金计划的另一部分是附加养老金,它与领取人的工作年限和每年的工资收入相关,实行现收现付制。

  “病得起”的医疗制度

  瑞典公民都享受公费医疗。个人所付医药费在一年内不超出限额时完全由个人支付,超出部分可享受50-90%补贴;若一年内医药费累计超出限额的两倍,超出部分则完全由国家承担。一名职工生病后,第一天无工资,其后13天的病假工资由雇主支付;第2-3天为原工资的75%,第4-14天为90%。14天以后的疾病补贴,则转为由公共医疗保险基金支付,补贴额视生病时间长短,为原工资的79-90%,1996年起均改为75%。

  特殊人群的特殊福利

  在瑞典,对于具有功能性障碍的人,除了普遍给予的福利之外,还有许多补充和扩大化的福利,如一些权利和经济待遇。提供给残疾人的福利分为现金补贴和实物福利两大类。一是现金福利。在瑞典,在16-64岁之间,从医学角度讲,不能独立生活的人,都可以得到残疾恤金,其金额与养老金一致。所有补贴都属于公共福利资助计划的范畴,遵循再分配的原则,无需经过财产调查,和残疾人的收入状况无关,根据残疾人的需求而发放。二是实物福利,包括教育服务、工作服务、交通运输和技术帮助等。

  “下不用养小”的儿童福利

  根据瑞典的传统文化,给抚养孩子的家庭以经济支持的最好办法是为父母双方提供就业机会,父母的收入是家庭经济状况的基础。瑞典的家庭政策建立在普遍性和保证个人权利的基础上,主要包含儿童和家庭支付、父母保险金、高质量的幼儿日托体系三部分。此外,也提供免费的胎儿护理、孕妇和幼儿的健康护理,以及针对儿童的免费医疗服务。儿童和家庭支付的执行和分配工作由国家社会保障委员会负责,项目包括儿童补贴、儿童生活费援助、残疾儿童补贴、给有孩子家庭的住房补贴、面向所有儿童的看护服务等。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