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要搞社会民主主义?

向下

奥巴马要搞社会民主主义?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三 七月 27, 2011 1:40 am

奥巴马要搞社会民主主义?



在美国出现经济危机、全球衰退之际,新任总统奥巴马,提出了被称为“地球上最庞大的救市方案”,金额高达近三万六千亿美元。奥巴马公布的财政预算却预示着,美国将重返“大政府”时代。共和党人士在指责“大政府重临”之余,还说奥巴马是个不折不扣的左派分子。

 美国总统奥巴马日前提出总金额三万六千亿美元的财政预算大纲,以大幅增加政府开支、向富人增税等措施对抗经济衰退,这象征着奥巴马明确告别主宰美国经济政策数十年的里根经济学(Reaganomics)和小政府理念,甚至自创一派“奥巴马主义”(Obamaism)。

  根据这份预算案,美国在未来十年要给“中产阶级”(这里指美国所有从小康到贫穷的工薪阶层)减税七千七百亿美元,花费一千五百亿资助绿色能源,并投入六千三百四十亿到医疗改革。

  这个天文数字的开支,由谁来埋单呢?其中一万亿来自那些年收入超过二十五万美元的高收入家庭的税收,以及增收利得税等方面。当然,这远远不足以应付美国政府的庞大开支。即使经济复苏,美国到二○一九年仍然要背负高达GDP百分之三的赤字。

  奥巴马的二○一○年度预算将近三万六千亿美元,二○○九年财政赤字估计为一万七千五百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十二点三。两项都创二战以来的新纪录。总统的预算要求在他第一任内的二○一三财政年度把赤字削减到五千三百三十亿美元。这要靠紧缩开支,更要靠经济迅速复苏。奥巴马预测二○一○年经济增长将恢复年率百分之三点二,以后三年每年增长百分之四。最新资料显示二○○八年第四季度经济萎缩年率百分之六点二,而且经济仍在继续恶化,并未见底。奥巴马政府的预测显然过于乐观。

  成败系于经济表现

  布什政府的白宫顾问韦纳说,这份预算是“对里根主义全面性的正面袭击”,美国“走上了欧洲式民主的道路”,奥巴马是不折不扣的左派,足以自成“奥巴马主义”。然而“奥巴马主义”的危险之处在于,其成败完全系于经济的表现,一个令人担心的迹象就是奥巴马的预算建立在一连串过于乐观的假设。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曼昆说,奥巴马对二○一三年GDP的预期,比最“乐观”的民间预测还高百分之六。

  在美国以至整个西方,过去一百年来,一直存在左、右两大理念之争。左派的基本理念是倾向社会主义,强调“平等”和“均贫富”,推行高税收(把钱从富人和中产阶级那里强行收来,再分给穷人)、大政府(由政府进行财产二次分配,因此政府规模越来越大)、高福利(向穷人提供优惠待遇)等政策,在国家力量的主导下,实现社会平等。

  右派的基本理念是倾向资本主义,强调“自由”和“竞争”,推行减税(让人民拥有、支配自己的财富)、小政府(政府只是保护人民安全的“守夜人”,规模越小越好)、低福利(尽量控制福利,以避免养懒汉)、市场经济(自由竞争、优胜劣败,而不是平分财富)等政策。

  奥巴马从竞选到执政,都强调两党团结合作。但是他的振兴经济方案和改造美国资本主义的计划,特别是全民健保制度,让布什为富人减税的计划于明年底期满终结(即从二○一一年起,为富人增税),以及保护环境计划所代表的哲学完全与共和党人的核心信条大相径庭,奥巴马正率领美国向左转。

  奥巴马预算案中很多计划都具争议,在今后两个月内由国会立法,会有强大的阻力。如何支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以美国的医疗健保费用为例,○七年总支出高达二万四千亿美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百分之十七,平均每人七千九百美元。但是仍有四千六百万人没有医疗保险。奥巴马在十年预算中提出建立六千三百四十亿美元储备金,作为今后十年改革医疗健保制度的头款。目标是全民健保,支付得起,而且换工作时可以带着走。着重疾病预防,提高医疗质量。这笔储备金有三千一百八十亿美元将来自向富人增税。富人、大企业、制药公司和健保公司都会竭力反对。看来在国会讨论健保改革时,将有一场重大的斗争。

  右派批“大政府”

  在右派看来,奥巴马所主张、所实施的国内政策,正在不断扩大政府的权力,同时加大政府的负担,将美国引向欧洲的福利社会主义道路。右派担心,奥巴马主张的医疗改革、公共投资和社会财富重新分配,将改变美国社会契约的行为,今后将有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依靠政府过日子,这将背离祖先鼓励创富、积极进取的成功之道,将摧毁美国的立国精神。

  左派学者则认为,奥巴马的政策保证了美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权以及社会的公平与公正,有助于消除贫富分化。诺贝尔经济奖得主保罗.克鲁明是左派的代表人物,他认为奥巴马提出的预算政策,代表着新政府与过去三十年国家发展趋势的巨大割裂,将把美国引导向新的方向。

  不过,也有一些支持奥巴马的温和派人士,对奥巴马推行的政策感到担忧。《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是温和保守派人士,他与许多温和派人士一样,在总统选举时支持奥巴马,对奥巴马做的大多数事情也持支持态度,比如,在教育、新能源上的投资,以及在减低成本的条件下改革美国医疗保险系统等。但是,他对奥巴马推出的三万六千亿美元的二○一○年财政年度预算案,却持怀疑态度。他认为,这个预算案并非是在上述方面的投资,而是突出财富重新分配,并且大大扩展了政府职能。

  布鲁克斯说:“奥巴马预算案显示民主党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以为历史要求他们不分先后立即解决所有存在的问题。它鼓动美国人民从不热衷的阶级分化和仇恨,试图把美国从地方分权扭转为中央集权,压制社区主动和公民自发参与的传统,想把美国变为由少数精英控制、政府干涉主导民间的体制。简单地说,就是想把美国改变为类似法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小政府”失民心

  美国民众不会看不出奥巴马是一个大左派。问题是美国在经历过二十多年市场原教旨主义的管治后,还有谁相信右派?过去几年,美国不少支持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家或富豪如鲁宾和索罗斯等,都相继讲出良心话,表示实践证明自由市场全球化,最终只能惠及一小撮人,其他人的实质生活水平,却只有停滞或下降的份;政府若不及时改善中下层福利,市场化政策最终会失去民众支持。

  这次金融风暴,更是压垮市场意识形态的最后一根稻草。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平衡预算,但政府财赤却在他们治下达到天文数字,更搞到要将金融企业国有化。他们反对财富再分配,但暗里却大搞财富的向上再分配,股市楼市好景时向富人减税,股市楼市被他们炒爆后,却用中产纳税人的血汗钱帮他们埋单。他们说政府干预会搞死经济,但他们却不敢承认自由放任政策能引发末日式大灾难(一次大衰退和一次金融海啸还不够?)。凯恩斯主义在七十年代闯出的滞胀之祸,简直是小巫见大巫(而且当时还有石油危机和越战因素)。

  民众一旦发现右派膜拜的那只无形的手,原来是一只从中产口袋里偷钱补贴富人的扒手之后,急速向左转,绝对是合情合理的。

  奥巴马革命,令美国出现第一位黑人总统,更出现了一位具有强烈社会民主主义倾向的总统。一九八○年里根当选,掀起了全球右翼旋风。二○○八年的奥巴马胜利,又会否激发全球左翼政治的复兴?(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