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向下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五 七月 29, 2011 2:27 pm

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降临的日子也要怎样。

在挪亚的日子,由于亚当犯罪和该隐杀人的后果,地就受了双重的咒诅。虽然如此,自然界的面貌还没有多大的改变。地上固然呈现着衰败的迹象,但在上帝所予的恩赐上,仍是丰富而美丽的。山上长满了参天蔽日的大树,树上攀满了结果累累的葡萄枝。象花园似的平原上,展开一片青翠的景色,百花吐香,芬芳扑鼻。地上的果子种类繁多,不可胜数。树木的高大,美丽的匀称,是现在任何地方所没有的;其纹理细致,质地坚实,几与石头相等,而耐久性殆亦近似。至于金银宝石,则到处皆是。
  那时人类还有起初的活力。但因从亚当能接近那使人延长寿命的生命树以来,才只经过了几代;所以人的寿命仍是以百年来计算的。如果这些长寿的人能利用他们非常的能力来计划,工作,并专心事奉上帝,则他们就可以使创造主的名在地上得到称赞,而且也可以迎合上帝赐他们生命的宗旨。可惜他们没有这样作。那时有许多巨人,身材高大,体力强壮;在智慧上很有名望,在设计上也精巧奇妙,具有惊人的技能;但是他们在罪恶上也放荡无羁,与他们的技巧和智力成了正比例。

  上帝赐给这些洪水以前的人许多丰富的恩赐;但是他们只用这些福分来荣耀自己,专心注重恩赐的本身,而忘记赐恩赐的主,于是恩赐反而成了咒诅。他们拿金银宝石和上等的木料为自己建造房屋,并用最精巧的手工装饰自己的住宅,来彼此争奇斗艳。他们只求满足自己倨傲的心,醉心于享乐和邪恶的生活。他们故意不认识上帝,终于否定了他的存在。他们反倒敬拜自然界,而不肯敬拜自然界的上帝。他们以人的天才自豪,敬拜自己手造的偶像,并且也教训他们的儿女如此行。

  他们在田野间和青翠的树下为偶像建筑祭坛。将常年青翠的大丛林作为敬拜假神之用。这些丛林中有美丽的花圃,漫长而曲折的路旁栽种着各样的果树,装饰着各种的雕像,凡足以悦人眼目,引起声色之欲的事物,无不具备,这样就迷惑许多人参加敬拜偶像了。

  世人故意忘记上帝,敬拜他们所幻想的鬼神,结果他们就越来越败坏了。诗人描写拜偶像之人的结果说:“造他的要和他一样;凡靠他的也要如此。”(诗115:8)这就是人心变移的定律──人常注意什么,就变成什么。人总不能高于他自己想象中的真理,纯洁和神圣。人的心若不超越人类的水准,若不借着信去思考上帝无限的智慧和慈爱,使自己超升起来,那么,他就必要渐渐低落下去。敬拜假神的人认为他们所崇奉之神明的品德和情感是与人类一样的,所以认为假神的品格标准也和犯罪的人类一样。因此这些人也就败坏了。“耶和华见人在地上罪恶很大,终日所思想的尽都是恶。……世界在上帝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创6:5,11)上帝曾将他的诫命赐给人,作为人生的准则,可是他的律法被人违犯了,结果他们就到了无恶不作的地步。世人的恶行是胆大妄为,公义被践踏在脚下,而受压迫之人的冤声上达于天了。

  多妻制很早就产生了,这是违反上帝起初所安排的。上帝赐给亚当一个妻子,设立了一夫一妻的制度。及至人类堕落之后,世人随着自己罪恶的私欲;结果罪恶与祸患迅速地增多起来。婚姻的关系和私有的产权,都不为人尊重了。谁有力量,谁就可以抢夺邻居的妻子和他的财产,世人反因他们的强暴自豪。他们喜欢杀害动物的生命;肉食使他们的性情更加残忍好杀,他们竟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

  世界虽然造齐不久;可是罪恶却是那么深重,那么普遍,以至上帝再也不能忍耐了;他说:“我要将所造的人……都从地上除灭。”(创6:7) 他宣布,他的灵不能长远为犯罪的人类奋斗。如果他们还是犯罪作恶,败坏世界和其上丰富的出产,上帝就要把他们从地上除灭,也要除灭他所赐给他们供他们享受的一切东西;他必毁灭田野中的走兽,和供给他们食用的那么丰富的植物,并使这美丽的地球荒凉败坏。

  玛土撒拉,挪亚,以及其他许多人处在这***的环境中,仍然努力保持着关于真神的知识,并尽力遏止邪恶的潮流。在洪水灭世之前一百二十年,上帝借着一位圣天使向挪亚宣示他的旨意,并指示他造一只方舟。当他建造方舟的时候,同时还要向世人宣告上帝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恶人。凡决心相信这消息,并悔改自新而为这事作准备的人,必可得到赦免与拯救。以诺曾将上帝指示他有关洪水的事告诉他的儿女,此外,玛土撒拉和他的众子,就是当时还活着听到挪亚警告的人,也都曾帮助过建造方舟。

  关于方舟准确的尺寸以及建造的详细计划,上帝都给挪亚一个明白的启示。人的智慧决不能策划一个那么坚固耐久的建筑物。设计者乃是上帝,挪亚乃是建筑师。方舟下部的建筑和平常的船一样,可以浮在水面上,但是在其他方面则象一座房子。高凡三层,只在旁边开一扇门,亮光是从顶上透进去的,而里面房间的设计则使每一间都有光线。建造方舟的材料是一种柏树,叫做歌斐木,这种木料虽经几百年也不会腐烂。建造这么巨大的船只,需要长久的时间和繁重的工作。那时的树木高大,质地坚韧,即令当时的人有非常的体力,而预备木料比现在也要费更大的人力。为求工程完善起见,凡人力所能的都已作到了,然而方舟本身仍不足抵挡那行将临到地上的暴风雨。惟有上帝能在狂风大浪的水面上保守他的仆人。

  “挪亚因着信,既蒙上帝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了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因此就定了那世代的罪,自己也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来11:7)当挪亚向世人传警告的信息时,他实际的行动便证实了他的真诚。他的信心就是这样成全并显明了。他给世人留下一个相信上帝之话的榜样。他将一切所有的都投在建造方舟上。当他在旱地上开始建造这么一只大船时,许多人从各方各处来观看这一件奇怪的事,并听这位奇特的传道者所讲诚恳热切的话。他敲在方舟上的每一锤,都是对众人作的一个见证。

  起先,许多人似乎接受了警告;但他们并没有真心悔改转向上帝。他们不愿放弃罪行。在洪水以前的一段时期中,他们的信心受了考验,但他们却经不起这种试炼。他们被流行的不信所胜,终于和从前的同伴一起拒绝了这严重的警告。有一些人曾深受感动,原想听从这警告;但是又有那么多人在那里嘲笑讥诮,所以他们就感染了这同样的精神,竟抗拒了慈爱的邀请,而且不久就列在那些最大胆,最傲慢的讥诮群之中;因为那些曾一度接受真光而后拒绝圣灵感动的人,是最不受约束,最容易坠入罪恶的。

  那时代的人,并不都是真的完全拜偶像者;许多人还自称是敬拜上帝的。他们说自己的偶像不过是代表上帝,借着这些偶像,可以使人对上帝有更清楚的观念。这一等人是最先拒绝挪亚所传之道的。他们既然企图用具体的东西来代表上帝,他们的心眼就昏昧了,以至看不出上帝的威严和能力;他们再体会不到他品德的圣洁,他律法的神圣与不变的性质。当罪恶普遍流行时,人们对罪的看法就越来越随便了,他们终于宣称上帝的律法不再生效;并说惩罚罪恶是与上帝的本性相反的;所以他们否定了上帝要降灾在地上的说法。如果那世代的人顺从了上帝的律法,他们就必在上帝仆人的警告中认出他的声音来;但他们既因拒绝真光以至心眼昏昧,所以就真以为挪亚的信息不过是一种无稽之谈。

  那时,大多数的人都未曾站在真理的一方。全世界都在反抗上帝的公义和他的律法,即连挪亚也被目为狂热之徒。从前撒但引诱夏娃违背上帝的时候,曾对夏娃说:“你们不一定死。”(创3:4)洪水时代的伟人,显贵,和智士,也都重说这同样的话。他们说:“你们不必惊慌,上帝所说威胁的话,目的不过是要恫吓人,这是决不会实现的。上帝毁灭他所造的世界,刑罚他所造的人,这是不会有的事。放心吧;不要害怕。挪亚是一个荒唐的狂热之徒。”世人都取笑这个迷信的老人。他们并不在上帝面前自卑,反而仍旧悖逆行恶,好象上帝未曾借着他仆人向他们说话一样。

  但是挪亚犹如屹立在暴风雨中的磐石一般。虽在轻视和讥诮包围之中,他却独具圣洁,忠诚,和不移的信心。他的话带着能力;因为这是上帝借着他的仆人向世人发言。他与上帝联络,所以就从无穷的能力之中获得力量。因而他那庄严的声音,能落在那世代之人的耳中有一百二十年之久;而他所传将要临到的事,照人的智慧看来,乃是不可能的。

  洪水以前的人认为多少世纪以来,自然律一向是固定不变的。春夏秋冬,循环不息。直到那时,从来没有降过雨水;土地是由雾气和露水所滋润的。江河从来没有涨过水,总是安然地流入大海。有一定的命令使江河的水不致涨出两岸。但是这些擅长辩论的人却没有在这些定律中看出上帝的作为来,因为他曾为诸水定界限,说:“你只可到这里,不可越过。”(伯38:11)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自然界没有显出什么变化,那些一度恐惧战兢的人又渐渐的放心了。正如现代的人推论一样,他们推论着自然界的本身是超乎自然界之上帝的;自然界的定律是坚定不移的,就是上帝也不能改变它。他们认为如果挪亚所传的消息是可靠的话,那么自然界就必越出常轨了;所以他们在世人面前传说挪亚的信息乃是无稽之谈,──是一种最大的欺骗。他们照常进行未曾听见警告之前所行的一切事,表明他们轻视上帝的警告。他们继续的欢宴,终日贪食醉酒,又吃又喝,又耕种,又盖造,进行计划图谋财利;并且犯罪作恶,更形猖獗;他们为要表示不怕上帝,竟公然不顾上帝的律法。他们竭力主张:如果挪亚所说的话有任何真理存在,则那些有名望的人──诸如当代的智者,哲士,和伟人──一定也会明白的。

  如果洪水以前的人相信挪亚的警告,悔改他们的恶行,耶和华就必回心转意,后悔不发烈怒,正如他后来向尼尼微所行的一样。无奈他们竟顽固地抗拒良心的责备和上帝先知的警告;所以那世代已经恶贯满盈,毁灭的时机已经成熟了。

  宽容的期限快满了。挪亚忠心地照着上帝所给他的教训而行。方舟的各部分都已造成,正如上帝所指示的一样;为人和走兽所预备的粮食也都已经储藏好了。于是上帝的仆人向世人发出最后的严肃劝告。他带着言语所不能形容的渴望,恳劝他们及早来投奔避难所。但他们仍然拒绝他的话;并扬声讥诮他。忽然,嘲笑的人群变得鸦雀无声了。他们看见各种的走兽──最凶猛的和最驯良的,都从山林中走出,静静地向方舟而来。百鸟从各方飞集,都依着次序飞入方舟,数目之多几至遮天蔽日,飞翔之声好象狂风过境一般。禽兽都服从上帝的命令,而人类竟悖逆不听。圣天使引着它们,“一对一对的,有公有母,到挪亚那里进入方舟,”(创7:9)洁净的畜类有七公七母。世人看见这情景极为希奇,有些人则颇觉恐怖。他们请哲士来说明这奇特的事故,但也是枉然;这原是他们无法推测的奥秘。但是世人既硬着心肠,执迷不悟,拒绝真光,甚至这样的景象,也只能使他们产生短暂的印象。当这些注定遭劫的人看到红日高照,光芒万丈,大地美丽犹如伊甸之时一样,他们便以狂欢来消除心中的惧怕,而且他们似乎在以暴行招惹上帝所已经发出的忿怒。

  上帝吩咐挪亚说:“你和你的全家都要进入方舟,因为在这世代中,我见你在我面前是义人。”(创7:1) 挪亚的警告已为世人所拒绝,但他的影响和榜样,结果使他全家蒙福。上帝以拯救他的全家作他忠心正直的报赏。这对忠诚事主的父母该是何等的鼓励啊!

  慈悲的呼声,不再向犯罪的人们发出了。天空的飞鸟和野地的走兽已经到了避难之所。挪亚和他的全家已经进入方舟;“耶和华就把他关在方舟里头。”有一道耀目的白光出现,一朵比闪电的光更强的荣耀云彩从天上降下,停留在方舟的入口之处。方舟的大门从舟内是不能关闭的,这时有人眼看不见的手,慢慢地把它关了起来。挪亚已被关在方舟里面,而那些拒绝上帝恩典的人却都被关在舟外了。方舟门上有上天的印封着;上帝已经将门关上,也只有上帝能把它打开。照样,将来基督停止为罪人代求的时候,在他驾着天云降临之前,恩典的门也要关闭。那时上帝的恩典不再抑制恶人,撒但必要完全控制凡拒绝上帝恩典的人。他们要企图杀害上帝的子民;但挪亚怎样被关在方舟里面,上帝的能力也必怎样保护义人。

  挪亚和他的家属进入方舟之后,过了七天;自然界并没有显出什么暴风雨即将来临的迹象。在这一段时期之内,他们的信心受到考验,而方舟外面的人则得意扬扬。这表面上的延搁,使他们确认挪亚的信息是一种无稽之谈,他们以为洪水是决不会来到的。他们虽然已经眼见这些严肃的景象,──禽兽进入方舟,上帝的天使关了方舟的门,──然而他们仍然继续从事他们的娱乐和欢宴,甚至于讥诮这些上帝权能明白的显示。他们群集在方舟外面,肆无忌惮地嘲笑里面的人,这种嘲笑是他们以前所决不敢作的。

  可是到了第八天,黑云布满天空。接着雷声隆隆;电光闪闪。不久大雨开始下降。这是世人从来没有见过的。人人就吓得心惊胆颤。大家都私下问说:“挪亚的话可能是真的,世人果然要注定被毁灭么?”天越来越黑,雨越来越大。许多野兽惊怖骇惧,漫山狂奔;它们所发杂乱的嗥叫声,似乎是为自己的结局和人类的厄运而悲呜。于是“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雨从云中降下犹如瀑布倾泻一般。江河涨起,水漫山谷。泉源从地下喷出时,力大无穷,将大石抛掷天空,竟有数百尺之高,落下时就深埋地下了。

  众人初次看见自己亲手所建的工程尽被毁灭。他们壮丽的建筑,以及安置偶像的华美园林,都被天上的电光所毁坏了;瓦砾乱飞,遍地皆是。他们所筑用来献活人为祭的坛也倒塌了,那些拜偶像的人看见永生上帝的能力,便大大震惊,并知道他们之所以招致灭亡,就是因为他们的腐化和拜偶像的罪。

  当***猛势加剧时,树木房屋,大石泥土,到处乱飞。人兽惊惶之状,远非言语所能形容。轻视上帝权威之人的哀声,竟高过暴风的长啸。那时,撒但被迫留在暴风雨之中,也深恐自己的性命难保。他曾因自己能控制这么强大的人类而庆幸,并希冀他们能一直生存下去,以便进行他们那些可憎的事,继续反抗天地的主宰。这时他咒骂上帝,说他是不公平而残忍的。许多人也象撒但一样亵渎上帝,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巴不得将他从全能的宝座上拖下来。另一些人则惊恐万状,伸手向方舟呼吁,请求准他们进去。但是,他们的恳求乃是枉然的。他们终于良心发现了,知道有一位掌管天地的主宰。他们恳切地求告他,但他的耳朵不再听他们的呼求了。在那可怕的时辰,他们看出自己的灭亡,是由于自己违犯上帝的律法。然而他们承认自己的罪,乃是因为惧怕刑罚,并没有真正的觉悟,痛悔,也没有憎恶罪恶。即使当时上帝撤销了他的判决,他们仍必转去公然背叛天庭。照样,将来当上帝的刑罚降在地上,地球未被火焚毁之前,那些怙恶不悛的人也必知道自己罪恶的真相,──就是轻视上帝神圣的律法。但是他们也不会比洪水以前的罪人,显出更真诚的悔改。

  当时有一些人在绝望之中,想要闯进方舟;但他们无法打开这坚固的建筑。有一些人拉住方舟,直到他们被汹涌的波涛冲去,或是被岩石和树木所碰撞而松手。当那巨大的方舟正被无情的暴风雨所袭击,为翻腾的巨浪所抛掷时,似乎全舟都在震动。方舟内走兽的吼声,表明他们的惧怕和痛苦。但是在暴风雨之中,方舟仍是安全地漂浮着。因有大能的天使奉差遣来保护着它。

  暴露在风雨之中的走兽冲到人面前,好象是希望从他们得到帮助一般。有一些人把自己和儿女绑在壮大的走兽身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走兽会为生命挣扎,必能攀登最高的山峰,来逃避继续上涨的洪水。也有一些人把自己绑在山顶的大树上;可是这些树被大风拔起来,连其上的人一同抛在澎湃的波涛之中。人原来认为安全的地点,一处一处都放弃了。当水越涨越高时,众人就逃到最高的山上去躲避。到处都可以看见人和兽在争据一个立足之地,直到他们都被水冲去而后已。

  那些逃到最高山峰上的人只见地上一片汪洋,了无边际。这时他们再也不以上帝仆人的严肃警告为可讥诮的了。那些注定遭劫的罪人该是多么希望重得他们以前所轻视的机会!他们是多么恳切地哀求再得一小时的宽限,再有一次蒙恩的机会,再从挪亚口中得听一次呼召啊!但他们再也听不到慈爱的悦耳之声了。慈爱与公义一般,也需要上帝的刑罚来遏止罪恶。于是施行报应的洪水冲掉了最后的一个避难所,一切轻慢上帝的人都沉沦在深渊之中了。

  “凭上帝的命……当时的世界被水淹没就消灭了;但现在的天地,还是凭着那命存留,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审判遭沉沦的日子,用火焚烧。”(彼后3:5--7) 另一次风暴行将来到。上帝的忿怒必再度使地荒凉,罪和罪人必被除灭净尽。

  洪水以前招致天谴的罪,今日依然存在着。世人没有敬畏上帝的心,而且鄙弃上帝的律法,视为无足轻重。洪水时代的人好贪恋世俗,现代的人也是如此。基督曾说:“当洪水以前的日子,人照常吃喝嫁娶,直到挪亚进方舟的那日;不知不觉洪水来了,把他们全都冲去;人子降临也要这样。”(太24: 38--39) 上帝并没有因吃喝而定洪水以前之人的罪;他曾丰丰富富地赐给他们地里的出产,来供给他们肉体的需要。他们的罪是在领受这些恩赐时没有感激赐恩的主,并毫无抑制地放纵食欲来败坏自己。嫁娶也是合法的;因为婚姻原是上帝所定的,是他最先所设立的两个制度之一。关于这个制度,他曾赐给人类特别的指示,使之成为神圣,美满,可是他们忘记了这些指示;败坏了婚姻的制度,而用来放纵情欲。

  现今也有这同样的情形存在。那本来合法的事却被人行得过分了。人们都在放纵食欲,漫无限制。今日一般自称跟从基督的人也与醉酒的人一同吃喝,而他们的名字却登记在教会圣徒的名册上。种种不节制的事麻醉了人道德和灵性的力量,为放纵肉体的情欲预备道路。许多人不觉得自己有克制声色之欲的本分,所以就成了情欲的奴隶。他们活着是为满足声色之欲;单求此世和今生的享受。骄奢淫佚之风普遍于社会各阶层之间。人为了奢华炫耀,不惜牺牲正义。他们急于追求富足,竟屈枉正直,压迫穷人;“奴仆,人口”(启18:13)仍旧作为买卖的商品。人公开地舞弊营私,贿赂盗窃;并且上行下效,无人责问。报纸上常见谋杀的新闻,──这些罪行是那么冷酷无情,又是那么毫无理由,好象人类的天性已经完全丧尽了。而且这些暴行已经成了司空见惯的事,人们几乎毫不动心,不以为奇。叛乱的风气普遍各国,各地时时发生暴动,使人发生恐慌畏惧;这些不过都是被遏止着的热情,和不法之事的气焰;倘若一旦失了控制,就必使地上充满灾祸,全然荒凉。《圣经》描写洪水以前时代的情形,正是近代社会所即将形成的局面。就是在现代自称为基督教的国家之中,人们所犯的罪,也正如洪水淹没之人的罪一样黑暗,一样可怕。

  在洪水之前,上帝差遣挪亚警告世人,领人悔改,以便躲避那将要临到的毁灭。在基督第二次显现的日子临近的时候,上帝也差遣他的仆人警告世人,叫他们预备应付那将要来的大事。许多人一直是在违犯上帝的律法,所以他现在凭着慈悲召呼他们顺从他神圣的命令。凡愿意向上帝悔改,并信靠基督而离弃罪恶的人,都可以得蒙饶恕。但是许多人认为离弃罪恶所需的牺牲太大了。只因他们的生活不合乎上帝公义政府的圣洁法律,所以他们拒绝了他的警告,并否认他律法的权威。

  洪水以前地上的居民人口极多,但只有八个人相信,并顺从上帝借着挪亚所传的道。这位传义道的挪亚用了一百二十年功夫,把那时将要临到的毁灭警告世人;但是,他们竟然轻视并拒绝了他的信息。现今也必如此。在设立律法的主来刑罚悖逆的人之前,他也要先警告犯罪的人悔改归正;但这些警告对于多数的人却是徒然。使徒彼得说:“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因为从列祖睡了以来,万物与起初创造的时候仍是一样。”(彼后3:3--4)如今我们不是听见人在说这样的话么?不但那些公然不敬虔的人这样讲,连讲台上的牧师也是如此。他们说: “我们不必惊惶,基督降临之前,全世界的人都必悔改,公义必盛行一千年。放心吧,放心吧!万物同起初的时候仍是一样。不要让那些杞忧之人所说耸人听闻的话,搅扰你们。”其实,这一千禧年的道理与基督和他使徒的教训并不相符。基督曾发过一个意义深长的问题说:“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么?”(路18:8)他也说,世界的状况,正如方才我们所读到的,必要与挪亚的日子一样。保罗警告我们,当末日临近的时候,我们总必看见罪恶增多的现象;他说:“圣灵明说,在后来的时候,必有人离弃真道,听从那引诱人的邪灵和鬼魔的道理。”(提前4:1)使徒又说:“末世必有危险的日子来到。”(提后3:1) 同时他列举徒有敬虔外貌之人一连串的惊人罪恶。

  洪水以前的人,在他们的宽容限期行将结束时,竟沉溺于种种有刺激性的娱乐和宴会之中。那些具有势力和影响力的人,一心一意地使众人的心专注意于狂欢和享乐上,免得有人受那最后严肃警告的感动。今日我们岂不是见到这同样的情形么?当上帝的仆人传扬万物结局近了的时候,世人却在专求娱乐和享受。这种宴乐冶游,纸醉金迷的生活,终必使人对上帝漠不关心,并对真理的感化力麻木不,殊不知惟有这些真理才能救他们脱离那快要临到的毁灭呢。

  在挪亚的日子,哲学家们声称世界被洪水毁灭是一件不可能的事;照样,今日也有科学家想证明世界不可能被火烧灭,──他们说,这是与自然的定律相抵触的。然而自然界的上帝,自然律的制定者和管理者,他能用他的作为来施行自己的旨意。

  当伟人和智士们自满地证明了世界被洪水毁灭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当民众的惧怕已经消失,当他们将挪亚的警告视为无稽之谈并把他看作一个狂热之徒的时候,──上帝的时候就到了。“大渊的泉源,都裂开了,天上的窗户,也敞开了,”(创7:11)那些讥诮的人都沉没于洪流之中了。这时世人才明白他们所引为自豪的哲学;才知道他们的智慧乃是愚拙;因设立律法的主比自然的定律更大;无所不能的上帝是不患无法成就他自己旨意的,可是,他们的后悔已经太晚了。“挪亚的日子怎样,”“人子显现的日子,也要怎样。”(路17:26,30) “但主的日子要象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有大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3:10) 当哲学家的理论消除了人们对上帝审判的惧怕;宗教的教师们展望到长期的和平与繁荣,世人醉心于例行的事务和享乐,耕种盖造,宴乐狂欢,拒绝上帝的警告,并讥诮他的使者时,──正在那时,灾祸必忽然临到他们,他们绝不能逃脱。(见帖前5:3)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