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的厉害和厉害的柴静

向下

柴静的厉害和厉害的柴静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二 八月 02, 2011 2:32 pm

柴静的厉害和厉害的柴静


最近看了柴静的一个演讲稿,是在首都女记协演讲大会上的演讲,题目是《我见过的人,我经历的事》,觉得柴静真是太厉害了。

四分钟的演讲,四个人四件事,最后一个议论总结,1200多字,却包含了那么多东西。

第一个人第一件事:一个得了癌症的50多岁的拉萨一中女教师,姓熊,用30多年时间,走遍西藏各地,采访了三教九流,写了一箱子东西,她知道她写的这些东西根本发表不了,但这是“老百姓眼里”的真实的西藏,不是CCTV和《人民日报》里经常报道的那个西藏。仅仅是为了“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熊老师“临死前”把这些宝贝托付给柴静。熊老师是一个寻求真理的人,一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人,一个能够记录真实的人。熊老师觉得柴静是个值得她信赖的人,尽管她们认识才一个星期。老曹也是一个中学教师,我为有这样的同行而骄傲。中国的中学教师还不全是平庸无能之辈。

第二个人第二件事:郝劲松律师索要一块五毛钱矿泉水发票的意义是巨大的,正如他说的那样,“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明天我们就有可能被迫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这不是危言耸听,哪里是“明天”啊,大前天、前天、昨天、还有今天,我们已经被迫放弃了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1949年以后,多少人被迫放弃了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合作化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剥夺了多少农家子弟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土地?***的天下是靠农民取得的,但这个天下又给了农民什么?大的不说了,说点东方人羞于启齿的小事,世界上最庞大的夫妻两地分居群体,就是中国的所谓“农民工”,他们没有基本的正常的夫妻性生活。这在西方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为了工作怎么能不要家庭呢?我问过几个农民工,怎么解决?回答:手淫。极个别的去按摩店“打炮”,一次50或者100。他们的孩子成了“留守儿童”。由于工资低、城市租房贵等原因,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不可能在城市安家。整胡风、反右、***更是剥夺了亿万人民的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两千万“知青”因为被剥夺了受教育的权利,命运因此而改变,他们的大多数早就成了根本没有“知识”的下岗职工。

第三个人第三件事: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先生为农民说话。据说,我们国家是有那么一个宪法的,但那个宪法连这个国家的国家主席都保护不了,我们还能奢望别的吗?在政治体制上,今天和文革前有区别吗?稍微懂点中国国情的百姓都知道,在乡里,乡长的话比宪法管用;在县里,县长的话比宪法好使……更不用这个“1982的宪法修正案”本来就不是“给农民力”的了。我们的真实国情是谁最弱势,谁就最受欺负;谁最强势,这个国家就为谁谋划考虑的最周全。这个政府其实是为那么一小撮人服务的。你自燃烧死活该;你闹事,老子有防暴警察;你在网上散布“流言蜚语”,俺可以“河蟹”;最后还有“局子”伺候。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完全能把你们砸个稀巴烂。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鸟书生老提什么“晚清晚清”的,载沣没有袁世凯,而今天,“袁世凯”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里。你们出一个“孙中山”,我们就关一个;出两个,我们就关一双……看你们怎么办?

第四个人第四件事:***是个好总理。我也听许多人说,老温是个好老头。柴静讲的故事告诉我们,也是从底层上来的***是懂得中国国情的——乡骗县,县骗市……最后都骗党中央。100多年前,一个英国人看了戊戌变法的文件后说,这个变法不会成功的,因为它的每一条都触动了满清贵族的利益。这个英国人还说,我太了解那些颟顸愚蠢的家伙了,他们不会让步的。这个英国人没有说错,不但戊戌变法失败了,十年后,颟顸愚蠢的清王朝又弄了“皇族内阁”,把“最亲近的朋友”立宪派彻底得罪了,结果,辛亥革命爆发了,中国迎来了一个军阀混战的乱世。现在,孔子救不了中国,红歌也救不了中国,使劲把一麻袋一麻袋的钞票继续往“维稳”这个无底洞里扔也救不了中国,能救中国的只有政治体制改革,只有权贵阶层让权让利,向公民做出一些妥协,实现共存共赢,才能使中国不出大的动乱,长治久安。

由于两千多年的专制统治,中国人的奴性确实比西方人多得太多了,但是,即使是文革前和文革中最黑暗的年代,不是还有林昭、张志新和遇罗克等等英雄吗?现在觉醒的人就更多了。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人越多,这个国家的人民才能越有尊严,这个国家才有希望,明天才会更美好。感谢柴静对我的启发。

下面是柴静的演讲稿——

我见过的人,我经历的事儿
柴静

十年前,在从拉萨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我的身边坐着一个50多岁的女人。她是30多年前去援藏的。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治病离开西藏。下了飞机下很大的雨,我把她送到北京的一个旅店里头。过了一个星期我去看她,她说她的病已经确诊了,是胃癌的晚期。然后她指了一下床头里的一个箱子,她说:“如果我回不去的话你帮我保存这个”。那是她三十年当中走遍西藏各地,跟各种人,官员、汉人、喇嘛、三陪女交谈的记录。她没有任何职业身份,也知道这些东西不能发表,她只是说一百年之后如果有人看到的话,会知道今天的西藏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姓熊,拉萨一中的女教师。

五年前我采访了一个人,这个人在火车上买了一瓶一块五毛钱的水,然后他问列车员要发票。列车员乐了,说我们火车上自古就没有发票。然后这个人把铁道部告上了法庭。他说人们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总是选择服从,但是,今天如果我们放弃了一块五毛钱的发票,明天我们就有可能被迫放弃我们的土地权、财产权和生命的安全。权利如果不用来争取的话,权利就只是一张纸。他后来赢了这场官司,我以为他会与铁道部结下梁子,结果他上了火车之后,在餐车上要了一份饭,列车长亲自把这份饭端到他面前说“您是现在要发票呢还是吃完之后我给您送过来?”我问他你靠什么赢得尊重?他说我靠为我的权利所做的斗争!这个人叫郝劲松,三十四岁的律师。

去年我认识一个人,我们在一起吃饭,这个60多岁的男人说起了丰台区的一所民工小学被拆迁的事,他说所有的孩子靠在墙上哭。说到这的时候他也动感情了,然后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皱皱巴巴的蓝布手绢,擦擦眼睛。这个人十八岁的时候当大队的出纳,后来当教授,当官员。他说他所有做这些事的目的只是想为农民做一点事。他在我的采访中说到,说征地问题给农民的不是价格只是补偿,这个分配机制极不合理,这个问题的根源不仅出在土地管理法,还出在1982的宪法修正案。在审这个节目的时候我的领导说了一句话,“这个人说的就算再尖锐,我们也能播。”我说为什么?他说因为他特别真诚。这个人叫陈锡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

七年前,我问过一个老人,我说你的一生已经有很多挫折,你靠什么来保持你年轻时候的情怀。他跟我讲有一年他去河北视察,没有走当地安排的路线,然后在路边发现了一个老农民,旁边放着一副棺材。他就下车去看,那个老农民说因为太穷了没有钱治病,就把自己的棺材板拿出来卖。这个老人就给了他500块钱让他拿回家。他说我讲的这个故事给你听是要告诉你,中国大地上的事情是无穷无尽的,不要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要执着。这个人叫***,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

一个国家是由一个个具体的人构成的,它由这些人创造并且决定。只有一个国家能够拥有那些寻求真理的人,能够独立思考的人,能够记录真实的人,能够不计利害为这片土地付出的人,能够去捍卫自己宪法权利的人,能够知道世界并不完美但仍然不言乏力不言放弃的人,只有一个国家拥有这样的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为祖国骄傲!只有一个国家能够珍重这样头脑和灵魂,我们才能说,我们有信心让明天更好!

谢谢各位。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