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一直不是法治国家的原因

向下

中国一直不是法治国家的原因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二 八月 09, 2011 11:40 am

中国一直不是法治国家的原因









很奇怪,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中国一直没有走上法治国家的道路,一直到今天都没有,这是为什么呢?





法制是什么意思呢?按笔者的理解,法制就是国家与个人的一个契约关系,规定双方的权利与义务。而且,这个契约一旦建立起来,就是至高无上的,是最有权威的,是国家和所有个人都必须遵守的,在这个契约面前,也是人人平等的。





梁启超是一个在1百多年前极力鼓吹变法,图强,君主立宪,鼓吹中国要走民主宪政道路的人,但是,在梁启超晚年的时候,梁开始说,中国人还不适合搞民主宪政,因为中国人的素质,教育素质,法律观念等都不行,因此中国人并不适合走民主宪政的道路。这很有意思。一个鼓吹了一辈子民主宪政的人,突然否定自己,也否定了自己选择的道路,这是多么的悲哀的一件事呀。





孙中山在开始的时候,也极力鼓吹中国应该走民主宪政,走共和的道路,但在后期,孙也走向了独裁。蒋介石更是这样,认为中国人不适合搞民主宪政,认为中国人最适合的就是专制。到了毛时代,更是如此,谈都不用谈了。专制政权,好像是中国近现代的唯一选择。中国人可以没有皇帝,但中国人不能没有专制。所有这些人的一个特点都是,他们在理论上或理想上,也都希望中国能进入民主与法制的国家,但是,一旦进入实际操作,他们便很快发现不行,中国的现实逼迫他们做出调整,他们在最后甚至完全否定中国有建立法制和民主国家的可能。





中国人在历史上一直都不是一个有法制传统的国家。没有法制传统,并不是说中国人没有法律。中国人有法律,但中国不是一个法制国家。法律和法制国家是两个概念。





任何一个统治者,都可以颁布法令法律,让天下的人遵守。而且可以强制百姓遵守。因此,这样的法律是单方面的,是统治者强加给百姓的。即便是如汉高祖刘邦,与秦国旧地的人约法三章,简化秦国的法律,好像有一个约,但汉代后来真正统治人民的,绝不仅仅是约法三章而已,汉代的法律也是非常的复杂和多的。但法制不同,法制的核心意思是一个契约,是国家与个人,或国家与集团或公民之间的契约。





笔者认为,中国一直没有进入法制国家的原因是,中国的个人没有出来,个人的价值,个人的尊严,个人的人格,个人的权利,个人的人身权力,个人的人权等等,都没有出来。如果个人,或者说公民,一个个体的人,没有出来的话, 那么国家与谁订立契约关系呢?现代国家的宪法也好,法律也好,其核心都是一种契约的关系,是国家与个人之间订立的契约关系。因为是契约,因此双方各有权力与义务,双方都要守约,如果违背契约关系,都要受到惩罚。







就个人的本质而言,他是一个自然的人,是一个有很多自然权利的人,比如自由的权利,与他人的平等权利,劳动的权利,休息的权利,受教育的权利,个人的隐私权利,个人尊严的权力,生存的权利,人格的权利,人身的权利,这些人的自然权利,在个人与他人组成社会或国家的时候,那么这个个人就要让渡一些的权利给国家,因此,国家的建立本身,就是对一个个人的自然权利构成威胁或是削减,这样,国家就必须与个人有一个契约的存在,双方达成一定的协议,即国家应该有什么权利,而个人还应该保留什么权利,个人需要让渡多少权利给国家。因为,国家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个人权利的剥夺。





这个很好理解,比如我一个人在一个旷野上开车,我愿意怎样开都行,因为我不会对别人构成威胁,我也不需要遵守什么交通法规,我非常的自由,速度快慢,如何转弯,侧滑也好,都由我自己定,正行也好,逆行也好,无所谓,也不需要什么转向灯。但是,一旦我进入一个城市,有许多别的人在开车,那就不一样了,我必须要小心谨慎,注意速度的控制,注意转弯,要打转向灯,注意红绿灯,要遵守很多的交通规则,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我不自由了,我为了别人,也为了自己,让渡了很多我的自由的权利给这个社会和这个城市,而那个交通规则就是一个契约,是我和这个城市签订的一个契约,也是我同这个城市的别人签订的契约,我遵守,别人也遵守,那么城市的交通就会顺畅。我们每一个人都让渡了一部分自己驾车的自由,但换来了所有人的安全,也包括我自己的安全。





一个人与一个国家立约也是如此,其实是一个人与这个国家所有其他人的一个契约关系。大家都让渡出一部分的个人自由,但是换来了许多其他共同的权利。



法制国家就是这样,是国家与公民立约,也就是宪法和各种法律。国家有什么权利,个人和公民有什么权利,非常的清楚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