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台,并没有人头落地

向下

***下台,并没有人头落地

帖子 由 耶雪 于 周五 八月 26, 2011 6:11 am

***下台,并没有人头落地


在中国大陆,长期以来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说是执政党要不小心下了台,就会“千百万人人头落地”。应该说,这种说法不是空穴来风,就一个讲究“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国家而言,在以暴易暴的政党轮替过程中,的确会出现原先执政党被赶下台后“千百万人人头落地”的奇观。然而,在现代民主政体下,政党轮替是很自然的新陈代谢——不仅不会人头落地,反而会有利于下了台的执政党进行深刻反思,以便东山再起。台湾的***就是例子。




2000年3月,成功地带领台湾走过亚洲金融风暴的***,却无法在2000年的选举中争取到台湾民众的认可,在台湾执政长达50年的中国***在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仅仅只得到了23.1%的选票,仓皇败北,黯然下野,有浓厚***倾向的民进党取得了台湾的执政权力。



检讨***下台的原因,除了一党专制导致的独裁,引起民众不满外,最根本原因就是因为一党专制带来的***——也就是所谓的“黑金政治”。



台湾的“黑金政治”,首先是指有组织的犯罪集团(即“黑道”)或者拥有雄厚实力的财团,通过贿选、非法政治献金甚至暴力等手段来干预选举,进而影响整个政治过程。这在乡镇(市)以及村(里)层级进行的选举——也即所谓“基层选举”当中,黑道势力的影响是相当惊人的。据分析,当时在台湾309个乡镇(市)中,黑道介入政治的已达八、九成,有些乡镇(市)中,黑道在代表会占六成以上。台湾当局的“法务部”甚至表示,已经清查出三百多位民意代表具有黑道背景,县市议员中“黑金”出身者比例竟高达35%。而依《天下杂志·2000》所载,民意调查显示,台湾人民最痛恨的也是“黑金政治”,几乎每四位台湾人就有一位认为,“黑金政治”让他们觉得住在台湾不光荣,更有高达近六成的人民明确指出,台湾贫富差距的恶化正是“黑金政治”所造成的;“黑金政治”是万恶的源头,而促成“黑金政治”的特效药则是贿选行为。



“黑金政治”除了体现在选举的贿选上面外,还体现在***庞大的所谓“党产”上。***党营事业财产有多少,一直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于1994年3月申请登记为社团法人时,所正式申报的党产净值为385亿元。但外界对这种算法不以为然,多持保留态度,因为这些统计并没有包括土地与其他不动产等资产。前“立法院院长”梁肃戎就表示***有八九千亿元的党产。到了1996年底,***七大控股公司拥有894亿上市、上柜股票与基金,另有478亿元的未上市股票,仅此计算资产已超过1300亿元。党营事业所涉及的领域非常广泛,一位在野党“立法委员”这样形容***的党营事业:“大概除了葬仪社的生意之外,其他事业都被***的党营事业所涵盖,又或许***搞不好也有经营葬仪社,只是不知道而已。***七大控股公司、200家投资企业,其所建立起来的企业关系网,与政权相结合,影响力可超过台湾任何一家大财团。”***党营事业长期以来由党中央最神秘的财务委员会掌管,财委会主委职位长期以来均由***主席亲自指定人员来担任,这在两蒋时代已经形成惯例。但在“党国一体”的威权时代,“党库”与“国库”不分,加上无舆论监督,党营事业黑幕重重,管理不力,效率低下,***严重,私人侵吞党产事件经常发生。



因为这样庞大的一笔党产的介入,使得***进行政治操弄的空间加大。在民主政治发展的今天,台湾各种选举非常频繁,而选举不过是一场金钱竞争的游戏,需要巨额的选举经费,党营事业就成为***选举的重要经费来源之一。据报道,在1994年省市长选举时,***的党营事业筹资选举经费达台币45亿元;1995年第三届“立法委员”选举时,筹资增至台币65亿元。在1996年“总统”大选中,党营事业支出的经费更为庞大,外界估计党营事业实际投入这次“总统”大选的经费相当大,至少达百亿元。在2000年“总统”选举中,党营事业有关负责人表示只向***候选人连战、萧万长捐赠5亿元,但民进党指控其计划投入的选举经费超过100亿元。



检讨“黑金政治”的根源,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化之前的台湾政治,从1950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地方性的竞争选举和自治已经在台湾存在了三十多年。正面评价这些基层选举的论者认为,这种“部分的民主实践”使台湾人对民主的概念、价值和态度习以为常,同时,尽管***政权当初开放地方选举并不尽然是为了实践民主,但伴随选举竞争而出现在各地的政治市场却成为人才向上流动的重要管道之一,也提供了后来台湾民主转型不可或缺的制度性机制。而批评者则指出,***威权统治下以及李登辉主政时代的地方自治与基层选举,贿选盛行,而且实际上造成了一种孳生“黑金政治”的结构,所以***应该对此负最主要的责任,***一党独大的统治就是“黑金政治”的根源。



2000年的“大选”中,民进党以“阿扁没包袱、黑金一定除”为号召夺取了政权,但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这个党便“由原来理念型派系转为接纳黑、金力量与人士,成为庸俗化派系的现象,正逐步镶入原有地方派系生态的一环”于***背负党营事业这一为外界长期诟病的黑金政治包袱,加上与党营事业相关的“兴票案”的冲击,原本民意调查声望与支持率一直领先的宋楚瑜选情生变,代表***选举的连战形象也大受影响,结果宋楚瑜与连战双双在选举中失利,让民进党的陈水扁从中得利,***失去了在台湾50年的执政权。




值得所有华人欣慰的是,下台后的***不仅没有“千百万人人头落地”,反而经过反思和自新,在八年后的2008年重新拿回政权成为执政党。




***为什么能够咸鱼翻身凤凰涅磐?从根本上讲是因为时代的变化。由于台湾社会政治制度近年来的剧烈变化,宪政思想,民主意识,权利观念成为社会主流思潮。八年前***被赶下台,不过他们是在选举中失败的,而不是被枪杆子打败的,他们在总统选举中失败了,但他们没有被政治对手宣布为非法政党而加以取缔,甚至没有被民进党用非法手段迫害和限制,在民主自由的社会氛围中,***仍然拥有生存和发展的权利和条件,他们还保留着再次上台的可能性。




当然更重要的是***经过失败,总结历史,吸取了教训,实现了更新。落败之后,***修改党章,不再把政权视为自己的私产。天下为公,政权是天下人的政权,国家是所有国民的国家,政府是社会服务的工具,政党是利益团体,政党的价值理念必须接受选民的选择和判断,政党的价值只能由社会大众的选票来最终确定,而不是政党把自己的主张强加给民众。连战之后,马英九出任党主席。在08年总统选战中,他主动参加党内候选人的竞争,与其他候选人如王金平等党内竞争对手进行公平竞争,角逐党内提名。在民主自由的体制下,任何一个人,一个团体都必须接受阳光的照射,无条件的接受整个社会的监督,倾听社会大众的声音,替他们说话,为他们服务。***没有了特权观念,用现代民主社会的政党观念来要求和约束自己,***转变观念,熟悉现代社会政党和政治的游戏规则,适应现代社会的要求,剔除***,顺应民意。***没有因故步自封而被淘汰出局,相反而是因为自己主动变革,适应社会而获得新生。




***的执政之路告诉我们:政党轮替,在现代社会中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更不是一件必须“千百万人人头落地”的事,而是正常的新旧交替,他给政党提供的是机会(无论是执政的机会,还是自我更新的机会)而不是杀戮——当然,问题的关键在于:必须废除一党专政,走上民主宪政。
avatar
耶雪

帖子数 : 320
注册日期 : 11-06-07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