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百年过去了,除了割条辫子外,并无两异

向下

辛亥百年过去了,除了割条辫子外,并无两异

帖子 由 geyimin 于 周六 十月 01, 2011 4:15 pm

辛亥百年过去了,除了割条辫子外,并无两异



对富二代三代四代,,,,算命,无论他的命多好,一般情况下,可以减2分福气,来断命。因为现在为富不仁的多,不惜福的多,所以算这些人,该好的时候减2分,该凶的时候加2分。这种算法,暂时还蛮准确。

贪官外逃现象严重,却鲜有人为之付出法律代价。只要在互联网搜索就可以看到,广为人知的温州市鹿城区原区委书记杨湘洪、厦门远华走私案涉嫌主犯赖昌星不过是蟊贼而已,动辄携款数亿潜逃的官员大有人在。诸多范例为富人移民提供了可参照的标本,他们越是知道有这样的结果,就越是不计后果疯狂敛财。由此可以看出,所谓的“投资环境”、“仇富情绪”等顶多是种借口。

  吊诡的还不仅是贪官和富人移民,某些“民族主义者”在找到合适的途径后,也不惜血本走向了他们曾痛骂的“卖国”之路。有消息称,因撰写《中国不高兴》而声名大噪的宋晓军先生,名利双收后竟然也加入了“美帝国主义”行列。消息是真是假姑且不论,至少说明移民已成为中国有钱人的共识。从这个角度说,真正值得思辨的是这一现象背后的实质。

  其实,中国文化向来不缺少思辨基因,像古语“树挪死、人挪活”,文言释义就是“适者生存”,用现代句式概括便是“生存”与“发展”。遗憾的是,有思辨力的文化却没有培育出具有反思力的群体,明末的“流寓夷土,筑庐舍……人口数以万计”(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还历历在目,清末的“下南洋”、“闯关东”又踏入了循环怪圈。历朝历代周而复始践行一个周期律,纵有成千上万个理由,也不能说这样的历史有多少传承价值。

  更为遗憾的是,许多社会管理者和改革开放的受益者并没有社会责任,他们知道自己的社会地位和财富的积累建立在了无数平民辛劳的基础之上,却毫不在意牺牲他们的利益。面对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不是用知识和财富改良自己的故土和国家,而是一走了之。官员、学者、明星尚且如此,富人们自然也不甘落后,于是导致了移民人数成倍递增,构成了一波胜于一波的移民潮。

  早在两千多年前,孔圣人就教诲弟子“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哲学层面中,这个“道”可以是发展之道,也可以是道德之道,任由人们的想象扩展。但具体到如今各类社会精英前赴后继“浮于海”的问题上,就不难看出一个清晰的主线——在道德底线失守、权力规则失控、社会信息失真的环境中,每个群体都觉得自己弱势,每个人都有危机感,恰如白垩纪末期的恐龙,永远预见不到自己的未来。不过这恰恰反证了一个规律——既得利益集团固然强大,历史法则更加强大。
avatar
geyimin
Admin

帖子数 : 475
注册日期 : 11-06-06
年龄 : 49

查阅用户资料 http://home.geyimi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